程如佚

弃神之吻

●一个微小的片段,新坑,待开
 
所有人几乎已经绝望了。
邪神的力量过于强大,加之有无数狂信徒以血肉做她养料,他们能对她造成的伤害不过杯水车薪。打个照面就会损失至少五个异能者……蚍蜉撼树都不比此刻惨烈。
天空愈发黑暗,也愈发逼近地面。大量杀戮带来的因果链断裂与重组为这里铺陈开隐隐约约的混沌气息,可恨的是,哪怕清楚知道邪神的意图,他们也无力阻止。
不祥的暗红色月亮都快要摇摇欲坠,仅存的光系异能者撑起的微弱光亮甚至不足以照亮彼此的脸庞。黑暗像是某种强大的情绪力量,原本点燃的战意也被这种悄无声息的侵染击溃,逐渐败落成邪神脚下一寸尘埃。
浑身浴血的邪神忽然一个战栗。
无边黑暗之中,天际蓦然倾落一线天光。夜幕仿佛被突然撕裂,伴随着光明的播撒,爱和希望重新回到此世。
少女沐光而来,身后倾洒下的万丈辉光竟使邪神不由得瑟缩起来,可光中分明有什么,让邪神即使冒着被辉光刺穿的危险也想奋不顾身去拥抱。
她的身上是纯然的光明气息,包容一切的母性与悦纳杂垢的温暖都纯合在铺天盖地的圣光里,只不过来自世界初始深渊尽头的母神气息似为陷阱做伪装的蜜饵,诱使一切邪神飞蛾扑火般献身。
有人终于回想起曾听说过的对少女的来历唯一的描述:
“她从暗夜而来。”
绽于暗夜又结束暗夜的——是曙光啊!
她溯光而行,逐渐靠近停留原地的邪神。那个黑发裹身的女子有着深而黯淡的肤色,上面已有不知名的图腾狰狞显现,纯黑色的笔画都有手指粗细,望过去令人心悸,它们交错盘绕着,莫名像极了某种宣布审判的符文。邪神的眼睛也是深而黯淡的颜色,如今已然被圣光灼瞎,她怔怔地捂住自己的眼睛,无助地抽泣着,但脸仍是朝向着圣光降临的方向,固执地等待拥怀或刀枪。她的眼泪落到地上,顷刻便把湿泥烧成干沙。
少女终于飞至邪神身旁,她悬空的位置比邪神高出一点,圣光构成的屏障完美阻挡了一切干扰。只见少女慢慢俯身向邪神,以至温柔姿态捧住她的脸,如同母亲环抱刚降生的乳儿,再轻而又轻的地在她额间烙上一个吻。
“回来吧,我的孩子。”
少女的神情极为圣洁,似是悲悯又似是怜惜,那样珍而重之的动作,如同母神为她的孩子戴上神的冠冕。她怀中的邪神没有任何抵抗,只是依恋地将脸靠在她的掌心,口中喃喃呓语是古魔法语中母神的名字。邪神露出一个极是无邪而纯粹的笑容,眼角仍有泪不断淌落,只是还未触碰到少女的手掌就因为灼热的圣光而湮灭。
那是她留在世间最后一刻的样子。
她们依然维持着亲吻的姿态,只是邪神的身影从众人瞳中慢慢涣散。最后一颗泪珠被烧干的刹那,天地间再也找不到她曾存在过的痕迹。
少女的面容重新隐没在圣光之下,周身痛苦而平和的奇异气场也无法让人忘怀曾幸得窥见一眼的安宁姿态。
不属于人世的安宁。

评论
热度(6)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