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罂罂

爱您,才不要您爱我呢。

开坑计划3.1

…无力吐槽自己了。


A.建立于“记忆变成文字后也许消失不见”,《商枝非我》

B.半年内(…)完稿《照福星》

C.咬破主人咽喉的良犬,叶知惜×顾予期

D.自毁于世的天使阿格妮娅,一点眼波千寻恶

E.十八岁献礼,《旧誓与歌/人以爱为食》

F.斯安组,“渎神者无罪”,《锈蚀之吻》

G.《遇见你的第六十一天》,有关不羁的故事,令容想(令夕颜)×霍泽上,令朝容×倪影×柯未斜×霍嘉会

H.洛水苍鬼董狐苍敬鸢×清河崔虔门首崔鸷

I.百花开尽萧君珮,一颦眉处一剑折

贰零壹捌年终总结(。

【一月】


程望星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眼里是一汪黑亮亮的死水,着墨深深,晴滟到让人甘愿山遥水阔地去追寻,又因其过于幽郁而怅惋。她就那样看着荀青纨,目光里转瞬堆积出几个世纪骨凿血涌的沉悒。


【二月】


他向右边“当啷”地一声倒下去,好像轰开寂静午夜游荡飘散的厚尘时那声古董报时钟的长鸣。所有人都看向教室中央,宝蓝色布帘间泻出的一小缕阳光正照在破碎的三棱镜上,他的脖颈不偏不倚地卡在上面。彩虹在令人窒息的空气里漾出炫目的华光,甚至没有遗漏死人惊愕至极的脸。


【三月】


“尸骨无存……你可知道什么叫尸骨无存……他竟狠心至此,连一点念想都不肯留给我。

罢了,罢了,明日我便投铜雀窖...

佛前莲

报个平安诶嘿我还活着(。


A.

荀骞嗤笑一声:“蠢货。见到莲花还以为佛不在,什么时候佛莲分开过?这年头敢触小佛爷霉头的不多了,我倒要看看这人怎么作死。”

他回西厢房报信去,一壁走一壁想着:小佛爷近些年愈发修身养性了,寻常事都不能引他一点波澜,唯独在陆姑娘的事上,是计较到针眼里去了。

荀骞恭恭敬敬叩门,半分钟后才听得杜照川应声。陆倚莲站在台案前悬腕挥毫,阳光从棂花里照下来,衬得她飘然若仙,仿佛下一刻就要乘风归去似的。杜照川紧挨着她坐在案前,听到荀骞进来也不抬眼,敲了敲文椅扶手,显然是等他回话。

荀骞挑紧要的讲了,复问他:“柳媛媛小姐在东仓里扣着,柳家还没回话,听说柳二少想出八百万赎...

三十天推文挑战。

贰零壹柒年末总结。

半年犯懒半年颓。
高中的倒数第二年,就这么无趣地溜过去了。
文风还是老样子,文笔倒是越来越烂,内容更没有新意——可新意究竟是什么意,我竟从来没能知道过。陈年老梗旧段子混杂着自说自话,成了这些本该被锁死在备忘录里的废纸团。

【一月】
这个人啊,他死的也很温柔。
赶在仇家刺杀之前,被侍女扶着,赏一坛秋海棠,慢慢灌一杯鹤顶红。
仇家只见到墙边疏疏落落的木棉,温柔的,成朵的,散漫的,水红色。

【二月】
他们坚定本国立场,在国家利益优先的前提下为难民谋求福利。他们会议思路灵活,积极应对场上情况,游说在他国左右,斡旋于集团之间。现将荣誉提名奖,颁给来自【】的【】代表,【】,【】!
【哈,想不到吧!二月我一笔没动…】

【三月】

沈昙

她的师兄月末来老师家吃饭。
三人相谈甚欢。
她假意埋怨老师:“老师也太自恋了些,这周问过我好几次她是不是老了,前日下雨的时候她默了一遍秋窗风雨夕,差点落下泪来。”
老师不以为意,说你昨天重读西湖梦寻难道不照旧是哭了,只是不知怎的,师兄拿筷子的手忽然顿了一下。
饭后不见师兄,她捧着新做的酥山一片茫然。老师倒像是有了头绪,教她把甜品放下,不必找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年年这个日子来看我么?”
她摇头表示不知。
“因为是他一位故人的祭日。”
她睁大眼睛,这位师兄今天风度翩翩,看不出有如此隐情藏匿心头。
老师微笑着说:“我同他说过,等我六十岁的今天,就是我离开他的日子。”

她心绪难安,去桌前临了两页秾芳诗,紫砂香篆里的苏合...

开坑计划2.1

(说的好像1.1写完了一样。

A.塔尖的天才×手握流沙的野心家

B.多视角描写德尔菲弑父始末。

C.穿越千年,春秋流转,念你名姓,时间旅行者纪以时×时空流浪者余白《山河故人》

D.仓颉后人,字字千钧,苍言/苍敬鸢

E.投稿《孤独》。

F.文青与破灭的梦,东方大志

G.极致对比女性非虚构写作现象级作家,施暴者与承受者,美丽与锋利,保护者与加害者。

H.落魄剑客与本质冷漠的主君,信仰在崩塌后重建。

I.在身份更迭前证明心意,却互相背弃在心知肚明间,云浣×凉月,曾为他摘取月亮

J.调查记者林晚月×黑帮大佬黎长庚,吊桥效应百倍辐射

K....

「款残红」01红棉

又是一个日出云岫的好天气。

骆临江一如平常,踏着山间朝雾,从渐渐人声鼎沸的道场走回弟子居。

路上遇到的熟悉的师弟师妹向他问好,更亲近一点的会顺便探问师傅的身体状况。

无他,来来往往的都是当今武林第一快的“公子羽”宫羽成门下的弟子,骆临江是最受宫羽成器重的三师兄,连日来宫羽成卧病不起,只点了骆临江一个人近身侍疾,若是万一有个好歹,说不定偌大一个门派的衣钵就要传给骆临江了。

这个将将满十八岁的少年,本来是每日雷打不动地晨起练功,上午在道场教导师弟师妹,下午在藏书阁读经,现在只每日五更起去道场练功,然后就前去宫羽成所养病的伴鹤居侍疾。

然而一日一日的,名贵的药材和游医的千

弃神之吻

●一个微小的片段,新坑,待开
 
所有人几乎已经绝望了。
邪神的力量过于强大,加之有无数狂信徒以血肉做她养料,他们能对她造成的伤害不过杯水车薪。打个照面就会损失至少五个异能者……蚍蜉撼树都不比此刻惨烈。
天空愈发黑暗,也愈发逼近地面。大量杀戮带来的因果链断裂与重组为这里铺陈开隐隐约约的混沌气息,可恨的是,哪怕清楚知道邪神的意图,他们也无力阻止。
不祥的暗红色月亮都快要摇摇欲坠,仅存的光系异能者撑起的微弱光亮甚至不足以照亮彼此的脸庞。黑暗像是某种强大的情绪力量,原本点燃的战意也被这种悄无声息的侵染击溃,逐渐败落成邪神脚下一寸尘埃。
浑身浴血的邪神忽然一个战栗。
无边黑暗之中,天际蓦然倾落一线天光。夜...

沈不药,姜百愈。

一个是不药而愈,一个是百愈无药。

又或者,一个无药可救,一个百愈积病。

都是沉疴难解,心病难医。
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儿。

©姜罂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