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罂罂

爱您,才不要您爱我呢。

三十天推文挑战。

贰零壹柒年末总结。

半年犯懒半年颓。
高中的倒数第二年,就这么无趣地溜过去了。
文风还是老样子,文笔倒是越来越烂,内容更没有新意——可新意究竟是什么意,我竟从来没能知道过。陈年老梗旧段子混杂着自说自话,成了这些本该被锁死在备忘录里的废纸团。

【一月】
这个人啊,他死的也很温柔。
赶在仇家刺杀之前,被侍女扶着,赏一坛秋海棠,慢慢灌一杯鹤顶红。
仇家只见到墙边疏疏落落的木棉,温柔的,成朵的,散漫的,水红色。

【二月】
他们坚定本国立场,在国家利益优先的前提下为难民谋求福利。他们会议思路灵活,积极应对场上情况,游说在他国左右,斡旋于集团之间。现将荣誉提名奖,颁给来自【】的【】代表,【】,【】!
【哈,想不到吧!二月我一笔没动…】

【三月】...

沈昙

她的师兄月末来老师家吃饭。
三人相谈甚欢。
她假意埋怨老师:“老师也太自恋了些,这周问过我好几次她是不是老了,前日下雨的时候她默了一遍秋窗风雨夕,差点落下泪来。”
老师不以为意,说你昨天重读西湖梦寻难道不照旧是哭了,只是不知怎的,师兄拿筷子的手忽然顿了一下。
饭后不见师兄,她捧着新做的酥山一片茫然。老师倒像是有了头绪,教她把甜品放下,不必找了。
“你知道他为什么年年这个日子来看我么?”
她摇头表示不知。
“因为是他一位故人的祭日。”
她睁大眼睛,这位师兄今天风度翩翩,看不出有如此隐情藏匿心头。
老师微笑着说:“我同他说过,等我六十岁的今天,就是我离开他的日子。”

她心绪难安,去桌前临了两页秾芳诗,紫砂香篆里的苏合...

开坑计划2.1

(说的好像1.1写完了一样。

A.塔尖的天才×手握流沙的野心家

B.多视角描写德尔菲弑父始末。

C.穿越千年,春秋流转,念你名姓,时间旅行者纪以时×时空流浪者余白《山河故人》

D.仓颉后人,字字千钧,苍言/苍敬鸢

E.投稿《孤独》。

F.文青与破灭的梦,东方大志

G.极致对比女性非虚构写作现象级作家,施暴者与承受者,美丽与锋利,保护者与加害者。

H.落魄剑客与本质冷漠的主君,信仰在崩塌后重建。

I.在身份更迭前证明心意,却互相背弃在心知肚明间,云浣×凉月,曾为他摘取月亮

J.调查记者林晚月×黑帮大佬黎长庚,吊桥效应百倍辐射

K....

「款残红」01红棉

又是一个日出云岫的好天气。

骆临江一如平常,踏着山间朝雾,从渐渐人声鼎沸的道场走回弟子居。

路上遇到的熟悉的师弟师妹向他问好,更亲近一点的会顺便探问师傅的身体状况。

无他,来来往往的都是当今武林第一快的“公子羽”宫羽成门下的弟子,骆临江是最受宫羽成器重的三师兄,连日来宫羽成卧病不起,只点了骆临江一个人近身侍疾,若是万一有个好歹,说不定偌大一个门派的衣钵就要传给骆临江了。

这个将将满十八岁的少年,本来是每日雷打不动地晨起练功,上午在道场教导师弟师妹,下午在藏书阁读经,现在只每日五更起去道场练功,然后就前去宫羽成所养病的伴鹤居侍疾。

然而一日一日的,名贵的药材和游医的千

弃神之吻

●一个微小的片段,新坑,待开
 
所有人几乎已经绝望了。
邪神的力量过于强大,加之有无数狂信徒以血肉做她养料,他们能对她造成的伤害不过杯水车薪。打个照面就会损失至少五个异能者……蚍蜉撼树都不比此刻惨烈。
天空愈发黑暗,也愈发逼近地面。大量杀戮带来的因果链断裂与重组为这里铺陈开隐隐约约的混沌气息,可恨的是,哪怕清楚知道邪神的意图,他们也无力阻止。
不祥的暗红色月亮都快要摇摇欲坠,仅存的光系异能者撑起的微弱光亮甚至不足以照亮彼此的脸庞。黑暗像是某种强大的情绪力量,原本点燃的战意也被这种悄无声息的侵染击溃,逐渐败落成邪神脚下一寸尘埃。
浑身浴血的邪神忽然一个战栗。
无边黑暗之中,天际蓦然倾落一线天光。夜...

沈不药,姜百愈。

一个是不药而愈,一个是百愈无药。

又或者,一个无药可救,一个百愈积病。

都是沉疴难解,心病难医。
我们真是天生一对儿。

行烟

细碎轻粉的樱瓣积攒了半面棋盘,虽留旧局不收,可黑白厮杀不休已是陈子,细看知是当湖十局之九。
第二弦上堪堪嵌进薄至透明的蜷黄梨花瓣,弄弦之人不肯起,偏说自奏古调,只须松风为和,无须商弦来凑。因清角之操只余残谱,便是无可辩驳之论。
墨蓝面封的白石道人歌曲在桌上,掌宽的莲瓣夹在其中却不安分地露出边角,绛帖平摊开在其上,旁边虽有一尺半檀宣以秋蝉桐叶玉洗相压,但书的却不是绛帖平:
“…路无可退犹无悔,命不能求总不知。”
末了亲手撕碎,再投入桌边袅袅腾腾升起烟雾的小茶炉中,那烟犹如一缕情丝宛转,飘出窗去,直上重霄九。
正是:
书稿今焚千万字,其中半是寄君诗。

行烟一缕,不过情磨。

平平常常的磨设定的一天。

磨设定磨到心力交瘁(。)
这辈子都不想自己设定世界观了(假的x

把几年前的浮楼体系捡起来,风城九师捡起来,重新定了一个谶语“九连环,九重索,梦里莲纹末日歌”,确定了文名《八百年后》

(如果有人看过顾抒的《蓝色翠鸟倒计时》的话…可以脑补手腕上的栀子花,“梦里莲纹”也是这样的,妖异的血红色莲纹一点一点在手腕上抽枝发芽)

本来只定了御魂师-洛年,天舞师-陈天舞,心画师-施景容…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脑洞爆炸…又弄出来了言灵师-舒怀意,尚未定好师-傅承白…
风城九师,五师已齐…
好像不开坑都没天理啊……

这可并不是什么。
要命的是我今天脑洞又爆炸了。
以故事发生的时间点为原点,八百年前是既定过往无法更改,八百年后…我们把它分...

一些奇怪的…咳。

我们的宗旨是不开车。

一直在开一些奇怪的脑洞。
比较成型的有两个。

一个脑洞叫《谢师恩》。
女主依兰缇娜因为某种原因(文中会解释,而且是暗线)到各个世界挑选少年…然后陪伴在其身边,直到教导其成为领袖。
当她到第三个世界的时候,前两个徒弟终于忍不住了,联合第三个徒弟将她用秘术困住…试图享用。
【然而这并不是一篇肉文…】
【记住,我们的宗旨是不开车】

介绍一下作者。作者是个病娇。
是个看到读到写到奇怪情节…例如囚禁…都会迷之兴奋的…死病娇。
并不是工口少女啦…………

结尾本来想的开放式结局,三个徒弟都没讨得着好,依兰缇娜重获自由,但是突发奇想现在给她安另一个师兄做cp…
嘛,徒弟变态说明师傅一定程度上是变态,师妹变态说明...

©姜罂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