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行烟

细碎轻粉的樱瓣积攒了半面棋盘,虽留旧局不收,可黑白厮杀不休已是陈子,细看知是当湖十局之九。
第二弦上堪堪嵌进薄至透明的蜷黄梨花瓣,弄弦之人不肯起,偏说自奏古调,只须松风为和,无须商弦来凑。因清角之操只余残谱,便是无可辩驳之论。
墨蓝面封的白石道人歌曲在桌上,掌宽的莲瓣夹在其中却不安分地露出边角,绛帖平摊开在其上,旁边虽有一尺半檀宣以秋蝉桐叶玉洗相压,但书的却不是绛帖平:
“…路无可退犹无悔,命不能求总不知。”
末了亲手撕碎,再投入桌边袅袅腾腾升起烟雾的小茶炉中,那烟犹如一缕情丝宛转,飘出窗去,直上重霄九。
正是:
书稿今焚千万字,其中半是寄君诗。

行烟一缕,不过情磨。

评论
热度(2)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