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一些奇怪的…咳。

我们的宗旨是不开车。

一直在开一些奇怪的脑洞。
比较成型的有两个。

一个脑洞叫《谢师恩》。
女主依兰缇娜因为某种原因(文中会解释,而且是暗线)到各个世界挑选少年…然后陪伴在其身边,直到教导其成为领袖。
当她到第三个世界的时候,前两个徒弟终于忍不住了,联合第三个徒弟将她用秘术困住…试图享用。
【然而这并不是一篇肉文…】
【记住,我们的宗旨是不开车】

介绍一下作者。作者是个病娇。
是个看到读到写到奇怪情节…例如囚禁…都会迷之兴奋的…死病娇。
并不是工口少女啦…………

结尾本来想的开放式结局,三个徒弟都没讨得着好,依兰缇娜重获自由,但是突发奇想现在给她安另一个师兄做cp…
嘛,徒弟变态说明师傅一定程度上是变态,师妹变态说明师兄会更变态…?
【笑】

另一个脑洞叫《假面具》。
介绍起来很简单…
床上男S女M
床下男M女S

话不多说,放两个片段。
【我们的宗旨,是不开车】

A.
顾愈白醒来的时候,响彻整个房间的仍是轰然作响的雨水冲刷声。
植物被雨水冲击而发出的声音应和着萧然风声,给这样的夜晚带来了一种不真实感。
床头的表盘发着朦胧微光,时间正好指上凌晨两点半。
床边是空的。
也正是这时,他才意识到,有钢琴清脆的声音,混合在雨声里朝他传了过来。
顾愈白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下意识地推开被子,拿起衬衣披上,也是下意识地踢开脚边的绳索和鞭子,朝客厅走过去。
薛凉坐在钢琴边。
客厅几乎是完全陷入昏暗的状态,她穿着他的白衬衣坐在那里,只有窗外灯光透过稀疏枝条的遮挡柔和地洒进来,点亮她一点侧影轮廓。大雨倾盆而下,暴怒般地冲刷着,而她迎着飒沓雨声击奏琴键,一声一声,像是指尖流淌出月光。
薛凉的侧脸温柔,眼神却极悲。
顾愈白靠在墙边听了她三首曲子……《少女的祈祷》《悲怆第三章》《秋日的私语》。
不巧,这三首都是那个……叫什么来着?不重要,是她的旧情人喜欢的就对了。
顾愈白走向她,薛凉仍是一副沉浸在演奏之中的样子,不过凭他对她的了解,这点镇定多半是装的。
他没给她太多反应时间,毫不客气地搂住她的腰,靠在她耳边问:“想他了?”
薛凉嗯了一声。
顾愈白亲了一下她的侧脸,“可你现在属于我。”站起来准备回房间。
薛凉想自虐?他不拦着。
B.
“阿愈,帮我系一下背后的带子。”薛凉无奈地朝顾愈白叫道。
已经整装打扮好的男人朝她走来,经过时先执起她的手轻吻:“遵命,我的女王。”
然后绕至身后帮她打理好麻烦的系带。
这样的温柔……真教她想起昨天夜里,是谁执鞭毫不留情,逼得她做尽求饶姿态。
不知道顾愈白扮演二十四孝好男友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少女柔软的脸颊贴在他腿上,目光盈盈含泪,一声声唤他主人的样子呢?那又会不会觉得,抚摸她而说着“你是最乖的宠物”的温柔语气,和现在可有相似?



////////
喜欢吗喜欢吗喜欢吗!!!!
【突然兴奋的阿挽.jpg】

评论(1)
热度(3)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