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亡于旧岁

烧他个天昏地暗。
直到眼眸涣散。
白昼和黑夜颠倒,
欲望和需求模糊。
直到规则失控,
秩序也成为意识附庸。
烟花终末的余烬,
是我唯一灰骨。

评论
热度(1)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