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想开新坑…“歌谣轻浮,石碑太冰冷,而书页不够永恒,它们哪里配记载这伟大的年代,和伟大的…爱情。”
是呢…伟大爱情。

满脑子都是满到溢出来的奶油甜香和玫瑰气息,几乎没人会瞧上一眼的丰盛宴饮,被撑圆的火鸡身旁淌出的黄油和滚落的栗子,厚重的羽毛扇上幽绿的孔雀翎羽,美妇人涂唇时向镜后抛出的柔软眼波,当然再少不了铺开整张桌面都嫌地方太狭小会被委屈了的裙摆,正面是光滑的缎面,掐金刺绣出美惠三女神和贝壳中的阿尔忒弥斯,两条珍珠链从后腰盘到裙边,然后从四分之三侧面起开始用绉纱制造出层层叠叠的裙摆,还有两寸长的厚重的蕾丝边。

不然哪里有花园小天使石像下轻柔地像大理石般冰冷的亲吻,水晶灯盏的碎光交映在彼此眼中时不经心许下的海誓山盟,还有那些深爱的无谓的试探的寂寞的拥抱和深吻。无数。无尽。

早有人在诗中将其尽述了呢。

“那些盟誓!芬芳!无休止的亲吻!”

你可知我更愿写伟大年代…?
不,不是伟大年代。
…是伟大统治。
我希望太阳都俯首来亲吻你的每一寸光芒。
My…Queen.

评论(3)
热度(4)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