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薄媚」02梵香之剑

●「薄媚」系列,脑洞暴发时的产物,记录不同情境下女孩子所表现出的惊人的美丽。非小说,视作片段即可,人物无完整背景和人设,我尽量写的易懂一些…
●背景是两个修道者在打架。虽名梵香之剑,然亦无梵香亦无剑,想表达的大约是类似佛剑分说“斩业非斩人,杀生为护生”的感觉,可惜笔力不足,还请诸君海涵。

  

直漫天边的黑火转瞬燃遍了百十步的荒地。

卢幽明背后有森然鬼火在燃烧,印合着一轮极淡的生死轮像,不时有狰狞的鬼物自其中探出头来。他笑的志在必得,仿佛对面的白衣隐者是个行就将木之人。

终黎瑾挥袖结出一道屏障,发觉很快就被鬼火侵蚀了一半,她定睛看了几秒,抬眼向卢幽明笑道:“道友竟拿鬼门六层地狱的铜柱火精,来对付吾了么。”

语罢她不再和鬼火纠结,又是一挥袖便聚来几缕云气,浮在了半空。

卢幽明心知自己占了先手优势,这片区域已经被他的鬼气填满,原本打的就是减少能够吸收天地灵气修炼的隐者的补给的主意,况且御气之术所耗甚多,在这种情况下终黎瑾仍能毫不犹豫地快速成术,可见其修为深厚。

他也不恼,略略含了几分半真不假的笑意对她道:“如道友这般的天佑之人,便是拿什么来挑战都不过分。”

他倒好,明明是一场阴险的偷袭,反倒被他说成了挑战。须知平辈之间讲究公平,他若偷袭个长辈还能勉强算挑战,可是身为神隐门无字辈嫡传弟子的终黎瑾和鬼门第十三代嫡传弟子的卢幽明绝对是同辈,而且还是不存在嫡传和外门内门差距的同辈。卢幽明这黑手下的委实不太地道。不过想想鬼门一向阴险的作风,他甚至能和磊落靠个边。

终黎瑾并未作答,她掐指如莲,口中轻诵佛偈,数道白光向卢幽明飞快地射去,这白光与大慈大悲千手千眼观世音眼中的佛光同出一源,每道光中都蕴含普渡众生苦海回身之法,原是救苦救难之光,众生沐其中可参悟佛法,但是对于鬼门出身的卢幽明来讲,他是鬼物,在佛家看来浑浊不堪,这光对他而言不亚于金刚怒目之伤。

终黎瑾有意出手试探卢幽明的深浅。鬼门一向法器众多,卢幽明身为嫡传,能拿到一两件可以引来地狱真火的法器不足为奇,遍地的铜柱鬼火不能说明什么。若是他修为不济,终黎瑾的佛光足够把他的躯壳洞穿,不过若是他修为深厚……倒也可堪一战。终黎瑾如是想着。

卢幽明取下腰间系着的碧色短笛,细看那玉笛显露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绿色,不知有多少鬼魂和人命葬身其中。他直视着扑面而来的佛光,不慌不忙地将笛子举到唇边吹奏,短短几声,终黎瑾根本听不到其中的音律,饶是她已成佛光护体,也被突如其来的咒语入侵了心神,通过笛音传播而来的咒言字字鬼气森森,不过八个字却有如千钧之重:

“众生曰归,幽冥渡尽。”

几十道佛光被吞噬入玉笛,瞬间被照亮的天地再度归于昏暗,佛道的安稳肃穆被化尽,平添了些森然。卢幽明身边的鬼气又暴涨几分,他带着笑意看向对面闭目不言的终黎瑾,举起玉笛又是几声吹奏。

“万象森罗,鬼门虚待。”

耀目的黑日从他身后升起,生死轮打开,无数狰狞扭曲的鬼物从其中爬出,有的流涎啖液,有的血污不堪,它们一致地扑向了浮于西南角的白衣隐者。

这片荒地有如鬼蜮。

终黎瑾仍旧紧闭双目,唇角犹有笑意,神色冷静地可怕,连严肃和紧张都看不到,仿佛感受不到即将而来的致命攻击。

“无。”

一字出,白莲绽,梵香起,佛言诵。以她为中心,周身绽放出一片梵香摄魂的莲海,妙法庄严之观顿生,佛光冲天,愚心蛮骨之辈不可直视。而端立莲海正中的她,并非如金刚怒目,凌然威视,而是似菩萨低眉,恕字为怀。白衣束带的终黎瑾执一支莲花,垂目浅笑,神色安然静穆,眼神中无甚么欢欣喜悦或得意自满,只余了无尽的悲悯。

“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佛言中字字皆有大意义。终黎瑾仅“无”一字便成白莲净海,喝退鬼道浊物,如今她诵经不绝,已成之术威力剧增,莫说卢幽明取巧引来的铜柱真火,便是连天上那轮鬼气凝成的黑日也已经摇摇欲坠了,卢幽明一时有些招架不住。

他身后的生死轮几乎被佛威逼合,现在能爬出来的都是一些低端而弱小的鬼物,卢幽明一面念了诀引来瘴气暂时抵挡终黎瑾的佛光,一面狠下心来,砍破左臂将血浇在生死轮上。

以血成术一向是鬼门和魔道等的常用手段,精血饲鬼物也不足为奇,不过各道常常禁止内门弟子使用这一招,主要是火候不好掌握,开了放血的伤口如同把致命的部位暴露出来,一不小心就会反噬。身为嫡传弟子的卢幽明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他仍然选择了这种手段,可见他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余地了。

初时胜券在握的笑容早已从脸上消失,现在的卢幽明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全身而退了。

他今日来时并非只是想找终黎瑾切磋,也存着杀一个隐者为鬼门开路的意思。如今打到这种地步,已成不死不休之势,无论谁胜谁负,都是本方扬名立万的好时机。

终黎瑾声名初起,仅有神隐门无字辈嫡传弟子的名头在外,卢幽明甚至不知道她的道号,因此并不知其深浅,只是离开前以防万一,在血里下了恶鬼咒,根本没想到自己有动用它的机会……

左臂的伤口足够让他的手沾满鲜血,卢幽明凭空一笔一划地画好了破道转阖阴威生死印,得以用力撕开轮口。满地分鬼气已被驱散,他发觉方才招来的瘴气渐渐稀薄,顾不得其他,便甩出封在血玉里的桃花障做一番抵挡,这是他身上最后的法器,如果再不成,必会殒命在此。

终黎瑾望着眼前烟粉色的瘴气轻笑,她出师不久,并未见过此类法术,虽然对面的卢幽明已经用沾满鲜血的手指扩开生死轮,大批的鬼物从桃花障后涌出,她也没有贸然破障,而是捻诀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听到卢幽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听之便能体会到那种灼烧灵魂的痛苦。鬼蜮之上的黑日能助他成术百倍,所以他将一半的神念连在了上面,才能护住黑日不被佛威逼落,可是此刻的黑日已经失去了一半,另一半也被阎魔王啃咬着。

六道阎魔?!那不是魔道的独门秘技吗?!

他再看那些飞奔而去的恶鬼,多半已经被地狱魔藤缠住了手脚,那些细小的、藤身暗绿的魔藤缠绕在白莲之上,因为吸血而绽放出鲜红色的花朵,给白莲海染上点点魔红。

端立在莲座之上的终黎瑾依旧静静地注视着一切,只是这时她的微笑在卢幽明看来就有些似魔非佛的意味了。他不明白为什么终黎瑾可以佛魔兼修。 

白莲海里正上演着一场疯狂的屠杀,夜叉和阿修罗们几乎是不分敌我地进行着攻击,鬼物大军们被他们开膛破肚,空中到处都是溅起的粘液和身体碎片,而那些被撕裂的尸体,全都无声无息地沉到莲海之下了。

卢幽明没时间再想,他干脆斩断左臂,将这截鬼骨送进生死轮,少年面不改色,看不出丝毫疼痛之感,只是鬓角沁出了汗。

鬼物硕大的脚掌刚刚踏出生死轮,震得地面一阵摇晃,五个脚趾上戴着两指宽的金环,显然象征着它的地位。这时终黎瑾以十二魔天的“万魔同骷”召唤出来的夜叉和阿修罗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天上的阎魔王也停下了啃噬黑日的动作,那些魔藤更是收敛了艳色的花,藏到了白莲之下。终黎瑾以佛光撑起的天空又变得灰蒙蒙了,压抑的气氛不知不觉地将她笼罩起来。

卢幽明这时候也并不好受。以他目前的能力,召唤这等鬼物太过勉强了,他此番借恶鬼咒之便才能顺利打开生死轮,召唤出极恶鬼王,但是因为此前失血过多灵力流失的缘故,极恶鬼王出世后他便遭到了反噬,不得已依附在鬼王身上,操纵着它走入白莲海。

鬼王自身具有侵蚀性的鬼气,它所到之处一丈内,白莲一盏又一盏地枯败,它身后的小世界已经是墨一般的寂黑,显然一切都被它吞噬做了养料。鬼王大喝一声,万道鬼气的虚影冲着白衣隐者而去。终黎瑾向后一跃,躲开两道致命的鬼气,仍然被一道鬼气削掉了一缕青丝。

眼见着鬼王即将逼到她面前,已经可以闻到扑鼻的腐臭味道,感受到同活人一样的灼臭呼吸了,她忽然绽开一个明媚到不合时宜的笑容。

“极乐非乐,

极净非净。

诸相自灭,

成我无上极乐道!”

卢幽明眼前的一切已经化为虚影,又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世界陷入了死的静寂。恍惚间他看到空间像水面一样荡开涟漪,周遭的环境在快速逆转,不知是否存在的激烈色彩和黑白交织着疯狂冲击他的意识。黑色的,灰色的,赤色的……全都不见了。

只剩一片安静的白色。

连他也要不见了。

他忽然感到自己还剩一点讲话的气力,于是问道:“你叫什么?”

他想记住自己最后对手的名字。

那声音微微带了一点笑意:“神隐门极乐道季无尘。”

好。

End.


附:

神隐门无字辈弟子无尘,从师季莫疏姓季,是为季无尘,入门前乃终黎家阿瑾,因而行走修道界名季无尘,行走俗世名终黎瑾。

神隐门本有传奇六道,最难修为无情道,季莫疏乃举世罕见的天才,得无情道大成,百年间只收两个弟子,终黎瑾为关门弟子,天资更甚其师,遂弃无情道,转修佛魔二道,合二道为极乐道,神隐门传奇七道终成。合道那日天地为之变色,黑云摧折,又降下繁花万千,合极乐道之“极乐非乐”之意。

评论
热度(4)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