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子夜歌」02诸神之君

●子夜歌,词牌名,写所有郁子时相关的脑洞。

        诸神之君仍旧和当初没什么两样。

        她让人想起枝上攒落的雪,纯粹,清寂,毫无感情色彩的柔和,一碰即碎的脆弱感,没有烟火气的优雅……还有法则本源铸就的,凌然众生的高傲。

        她站在那里,无须前呼后拥,无须动作言语。她就是天神。

        不可侵犯的诸神之君。

        她在云端冷眼旁观了人世太多年。位于神界最高处的天谕殿坐落在苍茫雪原的高寒之巅,那是终年落雪的苍茫雪峰,而且东临冰封三季的沉睡之海,北接罕无神至的尽雪之渊,至清至冷莫过于此。在天谕殿长年侍奉神界君王的神侍相较他人极好辨认,因这苦寒之地的缘故,他们都染上了几分冰雪气息,多出一种似诸神之君的清冷淡漠。

        也许是厌倦了静看凡人的红尘滚滚,诸神之君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去了人间。旁人都猜测是因为君上看倦了天谕殿寂寞的冰雪,但她的神侍长重琉却是不信的。诸神之君离开的那日,忽然风雪大作,满殿素色都渲染着难言的悲伤。那时人间已是春日,可沉睡之海冰冻三尺,整个苍茫雪原在那之后未有雪霁之时。
        重琉隐约知道一些事情的始末。

        诸神之君爱了一个人很多年,从重琉还未存在于这世间开始,千百年仍未结束;从那人尚在神位,到他因为作祸而落入轮回,君上的心意不曾改变。天荒地老的姿态。

        重琉见过她注视着那个人的样子,目光隐忍而炽热,一双眸子都显得光华璀璨。诸神之君几乎为他倾注了全部的情感。重琉一度怀疑是否因为她在这场注定无果的爱恋中耗尽了感情,才能用那样不掺杂任何情绪的目光注视世间。当重琉这样问起时,少女模样的诸神之君掩唇笑道:

        “怎么会呢。真正的神明都没有心啊。”

        那你对他的爱又算什么呢,重琉想问又不敢问出口。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明白,君上那样的爱因为太过深重而不能算真正的爱了。因为没有人能对除自己以外的人付出那么深的感情。她只是喜爱倾心以待的自己,和不求回报付出的爱。

        得不到的拼命想要,一旦得到又会弃如敝履。没有真心的诸神之君,怕也是早预料到了这样的结局吧。

        但那时的重琉还没有悟出这层意思。在神界君王消失之后天谕殿几乎翻了天,他日夜不停地找了几个月,终于得见人界风雪中,君上端然而坐的身影。

TBC

评论
热度(4)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