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如佚

「薄媚」01语色

●「薄媚」系列,脑洞暴发时的产物,记录不同情景下女孩子所表现出的惊人的美丽。非小说,视作片段即可,人物无完整背景和人设,我尽量写的易懂一些…
●语色,即话语中绽放的丽色,此伶牙俐齿之艳,非一般人可出之语。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下一秒,他毫不留恋地收回目光,矜贵冷淡地向旁边的记录官点了点头。禁欲的气质包裹着他的全身,从清俊深邃的面容至他黑色制服领口最上扣紧的风纪扣,直到脚下锃亮的黑漆皮靴,仿佛无情无欲的天神。

        这位手握帝国权柄的参谋长大人,被称为“帝国之星”的年轻军官,面对着刚被从绞刑架上放下的少女,平静说到:

       “为了验证你的供词是否属实,接下来我会提出词组,你需要将你最先想到的词报给我。”

       少女身着黯白色长裙,裙面上原本精致的刺绣已经被扯烂,边缘处被撕得破破烂烂。出于某种原因,他们给了她一双白色皮鞋,但是为了达到羞辱的目的,皮鞋的尺码很大,使得她瘦削的踝骨显得更加伶仃。尽管她衣着朴素,可是她如同华彩非常的珍珠,在沙石中也能焕发出动人的光彩。她微垂着头,姿态凄婉柔弱。

       他的声音如同雪山之巅落下的一捧冷泉般寒冽:

       “那么,我就开始了。

       第一个词,皿中日月。”

       少女在他出声的刹那已经抬起了头。她额上栗色的碎发间露出两点祖母绿色的眸子,这点翠色里闪耀的光华几乎压过了此间诸色。那是怎样一种刻骨的骄傲,显露在这张脸上啊!不归顺任何一处强权,不臣服任何一种容色,仿佛人类文明千百年来血脉中流淌的傲然,尽集于她一身骨血了。

       此刻少女的思想正在高速运转。皿中日月即为盟,她面前的这位大人毁约在前,竟是想要提醒她在这时依盟约而行么?

       做梦。

       早在她的弟弟暴毙在北境时,她以为他们的盟约就已不做数了。他单方面毁掉约定,怎能指望她念旧情?

       千百个念头在她心中掠过也不过短短一瞬。仿佛只隔了一秒,她便轻轻开口,语调温柔悦耳,细听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讽意:

       “裙下之臣。”

       举众哗然。身侧的围观群众中议论声四起,原本安静的大厅变得人声鼎沸。

       可是于他们二人而言,一切旁人都只是无用的布景板。他们不过是这场他与她的博弈中的路人。

       她的目光越过一切有形物质直指长身玉立的他,可是他并未抬头看她。

       在人声如海的嘈杂中,他开口,嗓音微冷:

       “‘之’字不符合对应词性,请修正。”

       尽管面上淡然如初,可他心中的震怒何止滔天可形容。她怎敢,怎敢这样来回答他?她竟什么都不顾吗?

       许是他错了。她是那样骄傲的人,他怎么能以为这样的对待就能磨平她的棱角,耗尽她的锐气呢?不过是他没看透罢了。

       未等他继续想下去,少女柔软的嗓音已经响起:

       “哦?要换掉‘之’的话…

       裙下弄臣,如何?”

       他终于抬眼,便毫不意外地撞进她笑意未及眼底的目光。

       隔着抵死缠绵,血海深仇,隔着茫茫人海,时代漩涡,他们终于对视,有如当年,须臾间目光擦出火花,只是一个眼底已是凉意彻骨,一个眼中的自由改换了枷锁。

       隔着轮转无常的宿命,重逢即是一场举世无双的戏弄…

       这样的他们,终是回不去了。

       命运也终露出薄凉本性,不肯让他们一刻转圜。


Fin.

       “皿中日月。”
       “裙下之臣。”
       “‘之’字不符合对应词性。”
       “这样的话…裙下弄臣,如何?”

评论(6)
热度(5)
©程如佚 | Powered by LOFTER